波及全球芯片! 三星现史上最大规模罢工
2024-07-10 09:06:54
  • 0
  • 0
  • 0

媒体滚动

 来源:北京商报

  韩国科技巨头三星集团迎来该企业成立半个世纪以来的最大规模罢工活动。当地时间周一,三星电子的数千名工人走出装配线,在雨中进行为其三天的大规模罢工。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罢工,可能会损害三星的声誉,在整个科技产业引发类似的活动,同时也可能会影响整个芯片供应链的正常运转。

8日,韩国华城,三星工会在三星电子华城工厂前举行罢工,工会成员们正在高喊口号。8日,韩国华城,三星工会在三星电子华城工厂前举行罢工,工会成员们正在高喊口号。

  “不涨薪就不上班”

  在上个月关于涨薪的谈判破裂后,三星最大工会之一——全国三星电子工会(NSEU)在过去几周内一直在为罢工活动做准备。工会表示,器兴、平泽、天安、温阳、龟尾和光州工厂的6540名工会成员参与了此次罢工,其中仅半导体设备、制造、研发(工序)岗位就有5211人参加,生产工作势必受到影响。

  三星全国电子工会拥有28000多名工人,约占三星电子员工总数的20%左右。他们向三星公司提出的诉求包括希望三星提高薪资涨幅,并调整绩效奖金制度。三星全国电子工会领导人说,罢工行动意在通过扰乱该公司芯片工厂的生产,来传递一个信息:“不涨薪就不上班”。

  据报道,双方的争议主要有两点。首先是薪资涨幅过低:工会认为公司提出的5.1%的涨幅过低,要求将涨薪幅度提升至6.5%。其次是绩效奖金制度:工会方面要求三星电子调整绩效奖金的计量标准,从按经济附加值(税后营业净利润减去资本投入)计算调整为与SK海力士、LG电子等公司相同的按营业利润计算。

  对此,NSEU发言人表示,在过去的10年里,公司一直在说他们面临着危机,但公司不应以此为借口不满足工人们的要求。

  多年以来,三星一直鲜少发生劳资纠纷。1987年去世的三星创始人李秉喆曾表示,“除非我的眼睛被污垢遮住”,否则绝不会允许工会存在。曾有员工曝出三星的内部文件,其中写道,“为了免受劳工问题的指控,应在工会成立前解雇主要组织者”。

  直到2019年,曾代表工会的人权律师文在寅成为韩国总统,接着三星时任副董事长、创始人的孙子李在镕受审,部分三星员工才找到机会成立了公会。而在三星电子的五个工会成立后,员工们基本每年都能成功获得涨薪。

  今年6月初,三星电子出现其55年来首次罢工,这场罢工是6月初罢工活动的升级。工会代表表示:“罢工的目的是中断生产。”

  走下坡路的三星

  在韩国,三星电子是打工人挤破脑袋也想进的“超级大厂”,因为其工资长期处在行业最高档位。根据职业资讯网站INDEED,位于韩国的三星所有员工和高管的平均年薪为1.44亿韩元(约合75.1万元人民币),连最底层的工厂机器操作员,每月也有4800美元(约合3.48万元人民币)的收入。

  但近年来,劳资矛盾日渐扩大。“三星的半导体业务与当前全球市场需求与库存有很大的关系。特别是在外部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公司内部高层也有大幅变动,而公司高层对员工福利有疏忽,导致引起员工不满。”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新兴经济体研究室执行主任、副研究员李天国表示。

  对三星来说,现在正是其芯片业务发展的关键时刻,承受不起任何内部动荡或生产混乱。5月21日,三星公司更换了半导体事业部数字解决方案(DS)负责人。据韩国《韩民族日报》报道,这一人事调整意味着,三星电子高层可能认为其半导体业务正陷入困境。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2023年度全球半导体厂商营收排行榜榜单,受存储芯片业务拖累,三星2023年半导体营收暴跌37.5%至399亿美元,被英特尔超越,退居第二位。

  而具体到产品方面,在训练人工智能(AI)所刚需的高带宽存储器(HBM)领域,三星已经处于落后地位。三星的竞争对手,同为韩国半导体巨头的SK海力士,已于今年3月开始向英伟达提供第五代HBM产品,而三星电子生产的产品因发热和功耗问题,至今未通过英伟达的标准测试。

  除了最热门的HBM产品线,三星在其他半导体业务上也在走下坡路。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统计,按今年第一季度收入计算,三星在半导体代工业务的市场份额从去年四季度的15.5%下滑到13%。

  在营收上,虽然三星今年的一季度财报扭亏为盈,营收6.606万亿韩元,但净利润仅为1.91万亿韩元。而SK海力士的营收高达12.43万亿韩元,几乎是三星的两倍,净利润也高达2.89万亿韩元。

  产生连锁反应

  即便如此,三星电子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在存储芯片市场掀起风暴。未来资产金融集团投资策略师Billy Leung表示:“这次罢工的时机尤其关键,因为它恰逢全球半导体供应链面临挑战。”Billy Leung认为:“三星业务一旦出现任何中断,都可能产生连锁反应。”

  三星电子韩国工厂曾在2018年3月遭遇过停电。当时仅28分钟的停电时间就导致全球闪存产量减少3.5%,三星电子为此损失了超过3600万美元。2019年,三星电子另一家工厂停电一分钟,恢复生产花费了三天时间。2021年,由于电网故障的原因,三星电子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工厂停产了一个月,损失近2.9亿美元。由于难以重新启动生产,当时也加剧了芯片短缺问题。

  然而,市场研究机构Trendforce却表示,三星电子此次罢工不会影响DRAM与NAND Flash生产,不会造成出货短缺。该机构表示,DRAM与NAND Flash现货价格在罢工宣布前就已经开始下跌,自罢工宣布后,跌势仍未改变。

  创道投资咨询执行董事步日欣表示,就目前的市场反应来看,自工会宣布罢工至今,DRAM和NAND Flash的市场价格并没有出现太多的波动,看来目前市场对此事件还并没有做出反应。然而参考此前发生的停产事件,此次罢工估计很大可能会给三星电子带来巨大损失。

  对于全球存储芯片市场而言,步日欣认为,最终涨价与否还是得看此次罢工时间的长短。短期来看,三星电子以及各大存储芯片厂商仍可以通过现有的库存来应对市场需求,对于价格的反应不会那么迅速。但如果工会与管理层双方谈判没法推进,罢工时间拉长,DRAM和NAND Flash芯片则一定会迎来价格上涨。

  北京商报记者 赵天舒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