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举报人大代表性侵:醉酒失身遭录音要挟
2012-12-06 17:02:58
  • 0
  • 0
  • 5

 

“后台”错综复杂

 

《新民周刊》:你为什么这么怕孙德江?  

 

王德春:孙德江在双城有一位市委领导做后台,但我不能告诉你这个人的姓名及职务。  

 

孙德江在双城市一直十分嚣张。他对男女的事毫不避讳,大家一起吃饭的场合,他还把占有多少女人作为资本拿出来炫耀,这些事情他的妻子也从不过问。  

 

他曾公开说,他有好多个“丈母娘”,被他染指过的女人,据我所知道的,除了我还有三个,一个后来去了韩国,还有一个迫于他的压力最终也与丈夫离了婚,还有一个现在就在他的手下做事。我不知道她们是自愿的还是像我一样被迫的。  

 

《新民周刊》:据我们的了解,你与前夫家的亲属还保持着往来,你前夫的父亲生前也是双城市委的领导,前夫的弟弟目前也在双城市纪检委任职。你有这样的人脉关系,为什么还会受孙德江的威胁?  王德春:孙德江的后台比我身边的人更强大。  

 

我举报以后,孙德江动用在双城的势力,向我身边的人施压。我刚开始有举报孙德江的想法时,双城市广电局一位领导曾表示支持我,之前为了躲避孙德江,她也曾把我在电视台的编制,从主持人岗位调到总编室,这样可以不用天天上班,方便我经常去外地,远离孙德江。但现在这位领导态度忽然转变,这一定与孙德江向其施压有关。  

 

《新民周刊》: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  

 

王德春:我有两段和这位领导的电话录音。  

 

录音:“孙德江通过别人找我了……德春你还有孩子、还有父母,你就活得那么自私吗?……你通过这事还能把孙德江整死吗?你不能把他整死,过三五年不是还得面对他?”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的损失已经够大了,要把损失降到最低,不能再糊涂。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你继续还会有损失。……今天孙德江的朋友找我了……我觉得你找一个中间人,向孙德江提出要求,要是他能答应,那么大家都好……”  

 

《新民周刊》:你2005年已离婚,且又离开了双城市,去了哈尔滨工作,应该不必再忌惮孙的威胁,为何后来还与他有瓜葛?  

 

王德春:2006年至2007年间,前夫的父亲得了癌症,孩子没有人照顾,我不得不经常回到双城。  我在哈尔滨时孙德江就多次通过发信息向我表示,我逃不出他的手心,只要是他看上的人,这辈子都休想摆脱他。后来我回到双城,孙德江又来纠缠我。离婚后,孙德江还威胁我家人的安危,经常说“你全家都别想好”这样的的话来恐吓我。  

 

《新民周刊》:孙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  

 

王德春: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他精通向上爬的手腕,从双城市啤酒厂的一名普通搬运工,到啤酒厂的副厂长,后来是又当上了双城市招商引资局的一个分局局长,现在已经是双城市工业总公司总经理。  

 

在这当中,孙德江曾经动用自己的黑道关系,先后打压过双城市啤酒厂职工和亚麻厂职工的两起上访事件。原因是在这些厂在国企转私有的改制中,一些负责商业部门的领导从中谋取私利,侵犯了厂里职工们的合法权益,职工因此上访,但都被阻止。  

 

为了让一个上访户“服软”,他动用黑道人士,一连半个月,每天半夜往那户人家的院子里扔菜刀

 

,在这种恐吓下,那名上访户最终不再闹了。在双城,孙德江被人们背地里叫做“牲口”。 这都是孙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出于炫耀或恐吓等目透露给我的,我当时没有留录音证据,但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根据自己的举报进行查实。

孙德江涉嫌洗钱?

 

《新民周刊》:从与孙德江第一次发生关系至今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你说你甚至通过自杀的方式,希望摆脱孙德江的纠缠。那么为何到现在,才通过微博举报孙德江呢?  

 

王德春:为了摆脱孙的纠缠,我曾在2001年响应台里的离岗创业政策,以“养牛”的名义停薪留职,去了哈尔滨。这期间,我曾经和其他人一起做过酒生意,但最终以失败告终,导致我在银行欠下一些债务。2008年,台里离岗创业政策到期,我只能再次回到台里上班,而那时银行的贷款也面临着到期归还的问题,如果不还,会被银行起诉。  

 

为了偿还银行的贷款,我卖掉了自己的丰田轿车,但还有15万的漏洞。这个事很快被孙德江知道,他找到我,表示愿意借钱给我,但要写下借条。  

 

我当时觉得,即使不接受孙德江的钱,也会被他用其他方式胁迫,与其被银行起诉,让自己走投无路,不如先用孙德江的钱把借款还上。这笔钱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赖掉不还,所以当孙提出要欠条时,我想都没想就写给了他。  

 

接受了孙德江的钱之后,他对我的无理要求开始变本加厉,甚至提出“随叫随到”。  

 

《新民周刊》:这之后孙德江还帮你开过一家广告公司?  

 

王德春:孙德江后来以帮助我尽快赚钱还债为名,利用他的关系,帮我成立了一家名为“浚德传媒”的广告公司。但我属于电视台在编人员,按规定不能用自己的名字注册公司,所以把公司法人注册为我妹妹。公司成立后,我发现孙德江根本不是为了帮助我赚钱,而是希望通过广告公司,帮助他的利益集团洗钱。  

 

《新民周刊》:你为什么有这个怀疑?  

 

王德春:他们曾经将来路不明的钱打到公司账上,再让我将钱提出来把钱还给他们。  

 

我的公司从成立到倒闭,只接过一单生意,是孙德江帮忙牵线搭桥的,承接双城市户外广告牌制作的政府工程。经济局的一位领导拿到我的策划案后,说这广告生意我一家公司做不了,提出分给另外一家公司一半,让我先后改了两次报价,第一次他们说报价太高,让我改低一些,我尽量压缩了公司利润,将报价降低了十几万。后来,这位领导又找到我,说要给市里某一位领导送礼,让我把报价调高,但我依然只能拿到调高之前的金额,多出的部分由他们拿去上下打点。  

 

这样一来,这一单生意,我只赚了1万元左右。而在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让我接过业务,公司几个月都是零收入、零报税,不久就倒闭了。

《新民周刊》:公司倒闭是你举报他的导火索?  

 

王德春:公司倒闭后,孙德江一边催促我还钱,一边继续对我进行胁迫,他说,即使我以后再与别人结婚,他这边也要随叫随到。  

 

一次亲戚聚会中,我忍无可忍,说孙德江再逼迫我,我就要告他。  

 

一位亲戚替我鸣不平,就以我的名义写了一张纸条,送到孙德江所在的双城市工业总公司的收发室。纸条上写道:“钱我现在没有,这么多年我忍你也忍够了,你如果再这样逼迫我,我就去告你。”  

 

拿到纸条后的孙德江气急败坏,他联系不上我,就找到我电视台一位姓杨的同事,让她带话给我,说不管我还不还钱,都要将我置于死地。  

 

我走投无路只好逃离双城市,考虑到孙德江可能对我家人进行报复,我最终决定通过微博的方式,实名举报孙德江。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不还钱,现在我已经攒够了15万元,随时可以还给孙德江。但这么多年来,在他的威胁下,我受了这么多折磨,一定要有说法!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