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相信扎克伯格。
2020-08-01 15:23:05
  • 0
  • 0
  • 0

来源:INSIGHT视界

以下文章来源于PingWest品玩 ,作者骆轶航

本文授权转载自PingWest品玩

ID:wepingwest

曾经最“热爱”中国的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终于撕下面具,祭出了他对中国的终极杀器。

美国东部时间7月28日,美国国会举行了“反垄断”听证会,召集苹果、Alphabet(谷歌母公司)、亚马逊和Facebook四家科技巨头的CEO接受应询。

这场听证会的主线本该是针对四家公司反垄断行为的质证和说明,然而在听证会前,Facebook发布了一份声明,将矛头对准中国。

声明先声称Facebook是“一家骄傲的美国公司”,并称该公司信奉民主、包容、自由表达和市场竞争的原则,紧接着话锋一转,扬言中国在打造一个“基于自身视角、且价值观(和美国)截然不同的互联网”,声明还称:中国的科技企业正在向其它国家输出这种价值观。

· 图片来源:TechCrunch

在听证会中,有议员向四家公司的CEO问了同一个问题:“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

苹果、Alphabet和亚马逊的CEO都说没有证据表明中国涉及相关问题,只有扎克伯格说:“这是毫无疑问的”。

尽管华为、TikTok和大疆在美国的遭遇已经足以表明美国精英社会对有“硬科技”含量的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扩张的普遍担忧,但——

公开制造“美国科技企业”和“中国科技企业”两个阵营的对立;

以“抵御价值观输出”的名义为美国政府打压中国科技企业鼓与呼;

甚至旁敲侧击推动将这种打压扩大到所有中国科技企业的;

竟然是那个三五年前言必称中国、卖力学习中文、不断赞叹中国科技企业创新能力、频繁访问中国、在天安门前慢跑、寻找各种机会接触中国政府官员的马克·扎克伯格和他创办的Facebook。

其前恭后倨、其翻云覆雨、其变幻莫测,真是令人喟叹。

这样的Facebook和这样的扎克伯格,是不值得任何人信任的。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无论对科技界还是政界,无论是对Facebook的合作伙伴还是它的用户。

扎克伯格明白对抗中国是当下美国朝野最大的“政治正确”。Facebook的这般惺惺作态可以和另外三家与中国存在更多纽带连接的科技公司“划清界限”,甚至遮蔽国会和公众对Facebook数据隐私、数据安全和“假新闻泛滥”等严厉的指控。

为了这个目的,Facebook可以向曾经心心念念的中国科技互联网界打响最后一枪。

当然,这也最终暴露了扎克伯格此前对中国的每一次刻意亲近、访华时每一场虚张声势的表演和对中国互联网发展成就的每一句言不由衷的夸赞,都不过是他为了Facebook“拿下”中国而不惜采取的手段而已。

可能连扎克伯格自己都意识不到Facebook对中国科技创新的攻击让自己显得有多割裂和扭曲:

2年3个月前,同样是在国会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用“中国也有很多创新实力非常强的巨头”,反驳一位议员“你的梦只能在美国实现,不可能在中国,对吧?”的质疑,可见彼时在他的认知中,并不存在什么“两张价值观截然不同的互联网”。

只是来自中国的TikTok在全球市场崛起,一次次地击溃Facebook的短视频社交计划之后,扎克伯格赶紧祭出了“完全不同的价值观”的大旗,试图借助整个硅谷都十分厌弃的保守力量,用非市场的手段狙击TikTok。

硅谷很少有企业家能像扎克伯格那样,一边标榜自身的“包容与市场竞争”,一边用非市场竞争的方式排挤对手。

其实,每当扎克伯格谈到价值观的时候,我们最好警惕地竖起耳朵,因为“价值观”三个字之于扎克伯格从来就是稀缺的——

如果说扎克伯格在互联网的问题上还有那么一点点价值观的话,那恐怕也还是来自中国互联网最早期的丛林法则“抄袭”价值观。

为了击败曾经的短视频翘楚Snapchat,Facebook抄袭过Snapchat,为了击败TikTok,Facebook两度抄袭TikTok,先后推出了Lasso和Reels,但皆告失败。

在如今流量和用户注意力都十分稀缺的情形下,抄袭早就带不来任何东西了。

“抄袭”这个被绝大多数中国互联网企业早已弃如敝履的“价值观”,居然现在还被扎克伯格奉若圭臬。

就算是中国和美国互联网企业的价值观多少有些不同的话,轮得着扎克伯格这种浑身中国互联网“古早味儿”价值观的人出来标榜,也是一桩奇谈。

如果扎克伯格那么急于和中国和所谓“中国互联网价值观”划清界限的话,他最好先对他过去几年持之以恒地从中国顶级的科技互联网企业挖人来做产品的事儿有个交待。

Facebook负责虚拟现实产品的副总裁雨果·巴拉(Hugo Barra)来自小米;

Facebook的通讯产品Messenger的大量产品经理来自微信团队的中国籍和外国籍员工。

硅谷的科技公司里,恐怕只有Facebook有招聘中国公司背景员工的特殊“癖好”。

说这些人加入Facebook是为了改造他们、给他们“洗脑”,而不是为了吸收他们的“中国经验”和“中国智慧”,恐怕是连扎克伯格自己也不相信的。而且,毕竟我们没有因为这些“实锤”,就说Facebook窃取了来自中国企业的什么技术。

既然今天Facebook要举起对抗“中国互联网价值观”的大旗了,总要先把自己身上的中国互联网味儿彻底洗干净了才好。

与“价值观”这个原本与扎克伯格就不该有什么关系,但确实事关“大是大非”的问题相比,扎克伯格的其它浮夸的演技——

比如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秀中文演讲、在天安门前晨跑、春节用中文拜年、摆拍包饺子擀皮和默认中国社交网络上对他“中国女婿”的称谓等等,就实在是不算什么事儿了。

但正是这些在任何场景下都显得浮夸的演技,恰恰加重了人们对它的疑虑——无论是来自中国还是美国。

因为巨大的市场规模和潜力,绝大多数美国科技公司都希望进入中国市场,但那些成功地在中国获得发展的美国科技公司,无论是老牌的微软和苹果,还是后来的领英和爱彼迎,都只需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没有一个需要那么卖力地表演,表演得比一个中国人还热爱中国。

回避对基本规则的遵守,只是一味浮夸地表演,反而让久经世事的中国合作伙伴和政府部门徒生疑窦。

试想一下,如果TikTok为了保住美国市场,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跑到白宫门前举着“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横幅,这对TikTok保住美国市场又能有多少帮助,中国的互联网同行、政府机构和公众,又会怎么看待这一幕场景?

正是这些浮夸的表演,让人们真的无法相信扎克伯格。

似乎在事关信任的事儿上,扎克伯格的表现总是得不到分。

当下美国社交网络上社会撕裂情绪和假新闻的泛滥,Facebook自然难脱干系,但Facebook拒绝像Twitter一样为明显带有煽动情绪对立和虚假成分的内容(很大部分直接来自白宫和特朗普本人)标记“事实核查”以提醒用户不要被带偏了。

扎克伯格本人以Facebook“拒绝成为一切事实的仲裁者”的借口规避平台应该承担的责任,又为Facebook的信任危机加了一码。

最近一年,扎克伯格一直试图在白宫和硅谷之间两头讨好,这种做法的效果已现:

硅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扎克伯格其实是支持特朗普的“深柜”,但白宫那边对他的“忠诚”仍然不置可否。

相比在美国的两头讨好,扎克伯格这次终于横下决心,用彻底牺牲中国这一头的方式讨好美国那一头,倒是来得痛快一些。

只是国内那些曾经对扎克伯格抱有欢迎和希望的人们,也实在不必遗憾和伤感。我们充其量少了一个能用学前班级的中文表演的蹩脚演员,而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朋友。

中国科技创新需要更多心态开放,由衷地愿意支持中国科技事业发展,同时坦诚提出批评和意见的各国朋友,但很显然,扎克伯格不在其列。

扎克伯格不是我们的朋友,永远不要相信这样的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