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往前冲,张文宏向后退,国家抗疫双雄的此时选择!
2020-03-29 11:29:46
  • 0
  • 0
  • 50

来源: 人格志  原创 将爷

文丨将爷

大家好,我是老将。

清明将至,细雨断魂。

这两天,我重读托马斯•林奇的《殡葬人手记》,念及武汉暮冬初春离去的冤魂,每每浊泪两行。

老将的心,是真的老了。很脆弱,很易感。

悲伤,似乎正成为武汉人失去的权利。这,也让我无法任性释放自己情感。

难过,且悲愤。于是,写下很多文字,做抽屉文学。

今天,是周末,要结合最新新闻,谈谈两个重要人物,和大家交交心。

他们是张文宏和高福。

这两天,他们有密集新闻,下面会翔实交待。

他们现在状况,是看待世道人心、人生前途的重要切口。

在时代迅猛的车轮辗压之下,在社会巨大的洪流推动之下,如何筹划人生,需要凝望被推至潮头车头的人物。

张文宏和高福,是这场疫情中两个神级存在。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神魔共舞,谁与争锋?

此时此刻,高福在向前冲,张文宏在往后退,在他们的身前身后,我们应该如何选择?

老将在《方方日记剧终,她留下的议程设置和权力捕网》一文结尾,引用罗曼·罗兰那句: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世界真相之后依然热爱它。

今天,希望大家耐心读此文,懂得如何做自己的英雄!

0 1

疫情行将结束,对高福,需要进行脸谱定格、区分正邪。

蛰伏的高福,这两天,跳将出来。请看如下两则新闻:

2020年3月26日,中科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专家同西亚北非地区国家举行新冠肺炎疫情卫生专家视频会议,介绍了疫情发展趋势和特点以及中方在疫情防控、临床治疗、社会管理等方面的经验做法,并耐心细致回答了外方各类问题。

3月27日,环球时报报道,高福日前接受美国《科学》杂志采访,高福明确地点出欧美国家犯下的一个“大错误”——“在我看来,欧美犯下的一个大错误,是人们没有戴口罩”。此外,高福还分享了其他中国抗疫方面的经验。

久不露目,此次高福连续出现在重量级平台,参加重要会议,高调接受专访,实属罕见。

一切表明,高福正在从他的至暗时刻,再次走向高光时刻。

高福现在正在干什么?说白了,他是在替国家代言,展示大国抗疫功绩形象!

他终于回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位置上,以高级官员身份,释放他的话语权了。

高福或许不能算是摘果子的人。但是,他至少是端着果子盘,走向世界的人。

至此,高福洗白。高福有福,洪福齐天。

往事已然如烟。

疫情在中国全面爆发时,作为中疾控掌门人,高福被指摘“瞒报”,被指控“失责”,忙着发“论文”。甚至,媒体还发布“高福被调查”的乌龙消息。

那段日子,民间甚至称其为“高蝙蝠”,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高福可能福尽了。

最终,高福打了民意的脸!

必须承认,高福聪明理性,他只是站出来说了句“我不能到网上去吵架”。

我还专门针对高福,写过一篇危机公关建议稿,题为“高福院士的沉默螺旋”。

熬得住,出彩;熬不住,出局。现在,高福出彩了!五彩祥云重新笼罩在高福的身上。

很多人一定纳闷,高福到底凭什么?

高福被疯狂吊打,与疫情前期人们的情绪波动和信息封闭有关。

以高福发表SCI等论文多达500余篇为由,来指摘高福学术浮夸,没有形成最终确证;

关于高福“瞒报”和甩锅行为,可能存在重大隐情。华生教授《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就让人觉得高福可能不是在甩锅,而是背锅。

于是,随着时光流逝,高福的形象清白起来,他身上的光亮,甚至让人们很快就忘记他那张被打过的脸:

SARS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

儿童、年龄比较小的人对新冠病毒不易感。

高福被打的脸,只是他自己的脸!从头至尾,高福是一个没有公开给国家丢面子的人!

民意炮轰之下,他没有把责任推给其他组织部门单位甚至同行!

这个人,能忍,能扛,能守!这是做官的必备素养。

当人们和高福谈学术人格和士人风骨的时候,其实已与高福的权力思维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高福一直都明白,在强大的国家力量面前,他是渺小的,他最大价值,是带盐或背锅。

不妨来看,在国际会议上,在学术交流上,他拿出的学术水准和研究高度:

欧美犯下的一个大错误,是人们没有戴口罩!

多么强大的声音,在展示是常识的力量,这是常识的价值。高福先生,训人不戴口罩,真是扬我国威,不负众望呀!

他曾经的沉默螺旋,这时爆发了国际价值。

这样的逻辑,其实深刻说明,高福,为什么能有福。

一个权力代表,有时最可贵的价值,就在懂得什么时候闭嘴,什么时候开口。

至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无问对错,只看时机,只看需要。

0 2

比起正在进击的高福,张文宏正在不断选择退隐。

这两天,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给张文宏教授写亲笔信,以及张文宏教授出任上海卫健委副主任兼上海市疾控中心主任的消息,在刷屏。

张教授迅速回应:信真,升官假!

张文宏之前说,喧嚣过去,他要非常安静地离开,让大家在悲喜交集处等我。

疫情依然在,这个世界太需要张文宏。

疫战的主战场挪到美国等地,张文宏的价值也正在向国际社会延伸。

前几天,网红张文宏给在美的留学生、华侨华人上了一趟疫情网课,效果极佳!

感动得崔天凯用亲笔信做出如下评价:

您的科学态度、务实精神、基于专业知识又“接地气”的解说,对于大家全面认识问题、做好有效防范、避免不必要恐慌,都极其有益、十分及时。

崔大使这封信,在网上刷屏。一位副部级官员,以极其谦逊的姿态,以极具人文的才具,向张教授致谢与致敬。

这封信,完全可能抛开所有的行政色彩来看待,这是两个文化人,两个有着同样人格高度的人,在进行灵魂对望。

爱上张文宏,这是今天价值溃散社会人们能做出的共同选择了。

爱的表达方式有很多,于是,人们希望,张文宏能够高升,到上海卫健委任职,到国家卫计委做官,甚至到世卫组织做领导。

在中国,官本位意识是一种普适性的价值观。

老将在前面写过一篇文章,认为张文宏如果真要改行,他的价值最大化,也不是做官,而是“弃医从文”。

原因很简单,张文宏与高福,气质完全不同,本性完全不同。

当高福先生在忙着文山会海的时候,张文宏正奋战在疫情一线;

当高福先生选择沉默是金的时候,张文宏不停地以他的“碎碎念”,疗治着疫情中无数惶恐的心灵;

当说真话已经成为一些权力场稀缺资源的时候,张文宏说出太多真话与人话,冲击着被一些权力疯狂守护的话语土壤!

我从不否定仕途本身也是一种造福于民的正途,但是,在权谋权术之下,守护士人风骨与道统文化,是一种艰难选择。

关键是,有没有能力守得住。

张文宏,如果不能从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那就在医道医术之路上一路向前。

即便最后能不能像高福那样当上院士,也不必悲伤失望。

当今时代,还有什么能比站着把官当好、把钱挣了、把学术搞成,是最有尊重和价值的事呢?

张文宏,是站着把学术专业做成了,做到极致地步的人。

很多人还在担心张文宏未来能不能走远。我个人认为,他现在,已经在高远处。他的高,别人难以抵达;他的远,他人很难所致。

如果非要让我对张医生有所祈愿,我所有的愿望,就是他能平安健康快乐!

这世界,他已经对得起;身外物,他也无所谓失去。

他说,选择安静的离开。那样,他就可以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做自己的王。

这样的人生,才值得。

0 3

高福在拼命向前,张文宏在悄然后退。

这两位,都在展示国家抗疫力量。这样的国家抗疫双雄,对我们应该有着极大的启示。

也就是说,面对权力心术和士人精神,你将如何选择。

我们的人生,都处于某种世俗力量驱赶下。那些带着滞重心灵的汹涌人潮,也正在把我们往在通向物欲与权力的道路上赶。

这时候,必须要懂得抬头看纯净的天空,低头找自己的心路,去过自己真正“值得过”的生活。

高福人生,注定还会在至暗时刻和高光时分反复轮转,到底会停顿在哪一种休止符,就只能看他福缘多少了。

这人生有许多坎,到最后,也只有真才华、真性情、真人格,才能度过难关。

在老将看来,“士人可以不耕,不能不读”。

真正的士人精神,即要有家国情怀,也要重名节讲骨气。而张文宏,真的做成了这样的人。

“今若有士,唯君是居”。

人格志一直倡导的价值观,就是以人格提升实现人生提升。

张文宏是用专业提升人格。他的人生价值,不会静止,只会延续。

而且,他的人生,注定也不会像高福,随时会被推倒,需要重建。

我们活着,一路前行,向往高远处。

愿我们一起,都能找到一种通道,最后过上这种——永远不需要推倒重建的人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