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四大天王”(GAFA)将于今日齐聚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
2020-07-29 14:35:42
  • 0
  • 0
  • 1

来源:反垄断实务评论   上观新闻

2020年7月29日(周三),美国四大科技公司——亚马逊、苹果、脸书和谷歌母公司字母表的首席执行官将以视频连线方式出席国会反垄断调查听证会。硅谷“四大天王”齐现身被视为一场“旷世罕见的奇观”,这场听证会也被认为是科技行业高管和国会议员之间的一次摊牌。围绕涉嫌垄断和损害竞争的指控,议员们将如何“拷问”四位CEO,后者又如何回应,备受关注。

“打包”追责

针对硅谷巨头在数字广告和电子商务等领域主导市场份额的“垄断”行为,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反垄断小组自2019年6月发起调查。周三听证会将是历时一年多调查掀起的“高潮”。

这场听证会原定于周一举行,但考虑到众议员刘易斯的葬礼而推迟至周三。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将是自1998年微软创始人兼CEO比尔·盖茨赴国会就垄断指控作证以来,美国国会举行的第一次反垄断听证会。

英国《金融时报》美国西海岸编辑理查德·沃特斯撰文评论,四大科技企业CEO“齐聚”华盛顿作证将是一场“千古奇观”,这可能是大型科技公司的一个分水岭时刻,标志着美国国会首次试图对大型科技企业领袖“打包”追责。

谷歌曾把“不作恶”奉为箴言,不过在国会调查者眼中,这些巨头们各有各的“恶”。

亚马逊被指控利用第三方卖家的销售数据来决定销售什么新产品,以及如何以低于其平台上第三方店铺的价格出售这些产品。

苹果的应用程序商店受到抨击,被认为对应用程序设计是种限制,软件程序开发者还被迫使用苹果的支付渠道,苹果还要从中抽成。

脸书在数字广告领域的主导地位引发质疑:它是否在通过削减广告收入和收购小型初创公司来扼杀可能的竞争对手。脸书收购社交软件Instagram和WhatsApp等竞争对手的行为正受到监管机构的调查。

谷歌被指控在搜索结果中偏向于提供自己的服务,其在数字广告方面占据的主导地位也引起监管机构的高度关注。

按照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华民的解释,美国对企业发起反垄断调查通常有两个标准:一,是否“霸占”市场份额,业务上独一无二;二,是否存在国际竞争对手。脸书、苹果、亚马逊、谷歌已符合相关标准,它们在美国社交、软件、电商、搜索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业务不交叉,且没有竞争对手,“不能说它们都是高科技企业,属于同类竞争,就不构成垄断”。

当然,对于来自监管机构的指控,没有一家公司“认账”。它们不是强调自己面临激烈的竞争——通常来自行业对手,或来自亚洲公司日益增长的科技竞争力的挑战,就是辩称消费者可以免费或以较低价格获得公司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此外,它们还认为自己促成了无数企业的创立和发展,而非扼杀。

可以想见,在周三的听证会上,尽管是视频连线,“唇枪舌剑”势必难免。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四名CEO中,几乎每个人都与难缠的国会议员打过交道,唯独贝索斯例外,他从未在国会作证。以世界首富的身份第一次“现身”听证会,再加上近几年的爆炸新闻——史上最贵离婚、收购《华盛顿邮报》,外界普遍认为,周三的听证会,公众的视线可能会更多集中在贝索斯身上。“贝索斯很少在事先没有‘剧本’或者氛围不友好的情况下接受采访,这让很多人怀疑他在被提问时的表现会如何。”CNN写道。

惨被“围剿”

打造“硅谷帝国”,市值“日长夜大”,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一度风光无限。然而,近些年,这些科技巨头却不幸栽在监管者手里,惨被“围剿”。

去年,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三箭齐发”,对脸书、谷歌、亚马逊和苹果公司展开反垄断调查,针对自家公司如此集中“出手”,在美国尚属首次。

来自欧盟的“攻势”也很强劲。谷歌曾因将自身产品与安卓操作系统捆绑销售遭欧盟罚款。脸书因数据安全问题也被重罚,还因涉嫌侵犯隐私权卷入诉讼。目前,欧盟针对亚马逊的反垄断调查也已展开。

美国科技大公司怎会沦为被“追杀”的“猎物”?

不少分析指出,因为这些大公司已逐渐“异化”,从构建理想的“乌托邦”变身为控制世界的“利维坦”。

美国科技新闻网站CNET评论指出,硅谷的技术确实改变了世界,但是硅谷巨头们对世界控制的程度之高也同样令人震惊。苹果、谷歌、亚马逊、脸书的总市值超过5万亿美元,富可敌国。脸书的用户基数相当于中印两国人口数的总和;亚马逊控制美国38%的在线销售份额,仅次于它的沃尔玛所占份额却不到6%;苹果的应用程序商店把持着软件程序开发者通往庞大客户群的门户;谷歌处理全球约90%的网络搜索。

“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受到国内外调查反映了政府和社会的某种担忧,即这些公司的垄断地位和能力过于强大,以致存在不受国家控制的危险;同时又涉嫌侵犯用户隐私和权益,让民众失去安全感。”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徐明棋说,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各色调查、诉讼背后的动机未必相同。在美国国内,特朗普政府不满科技公司与自己“唱反调”,试图动用行政权力遏制甚至控制这些企业。民主党方面,尽管科技大公司普遍倾向于民主党,但是防止资本利益集团获取更多权力是民主党的基本理念,尤其在大选年,为表现政治正确,向大企业“开刀”可以获取更多民意支持。而欧洲发起反垄断调查也有“私心”,很大程度是出于保护自身企业的考虑。

在华民看来,美国之所以对这些科技大公司发起反垄断调查,主要是想给市场竞争提供更多空间。如果任由巨无霸企业“独霸”市场,中小企业、自由职业、其他线下零售就没有发展机会。

未来命运

当下展开的反垄断调查以及周三的听证会,究竟会取得什么实质结果?乐观者看到打破巨头垄断的希望,悲观者认为改变游戏规则绝非易事。

“比起任何一位高管要说的话,听证会本身更重要。自从微软的案子发生以来,我们在技术领域还未有过任何实质性的反垄断执法。想不到,我们现在开始和他们(大企业)算总账了。”项目管理软件公司Basecamp的创始人戴维·海纳迈尔·汉森说。汉森是许多小型科技公司的代表,他认为,听证会可能为司法部或州检察长的反垄断诉讼铺平道路。

乐观者还认为新的反垄断法有望应运而生。《纽约时报》称,由于现有反垄断法规出台时,互联网行业尚未诞生,这次,美国在数十年后可能会首度修订反垄断法规。

周三的听证会确实将为国会修订反垄断法做准备。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CNBC)称,通过听证会的质询,议员们将就推出新的竞争法或公司拆分等措施提出建议。

但是,舆论也不乏悲观声音。按照路透社的说法,美国反垄断调查通常以企业同意改变特定经营行为而结束。曾担任司法部反垄断律师的大卫·巴尔托说,这次听证会意义重大,但是如果指望会改变游戏规则,那么请做好失望的准备。

徐明棋认为,美国未来可能会在维护消费者权益、国家税收和安全利益方面制定更多法规,但能否真正出台新的反垄断法,制约大企业的垄断地位和能力,尚需观察。因为出台相关法律可能会削弱美国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所以不排除“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

尽管结局如何还是未知数,但对于这些科技巨头来说,冗长的调查、诉讼、监管,以及罚款或将使其“元气大伤”。更可怕的前景是,或许还将面临被拆分的命运。

近年来,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呼声越来越高。脸书前高管、风险投资家查马斯·帕里哈皮蒂亚预计,全球最大的几家科技公司将在未来10年被拆分。但摩根士丹利副董事长罗伯特·金德勒在听证会召开之际说,拆分“毫无意义”,最终可能伤害的是消费者。

华民认为,分拆并非没有可能,这有先例可循。在微软的反垄断案中,最后就是将微软的视窗系统与浏览器拆分。而且分拆有利于市场竞争,如果市场被科技大企业垄断,会削弱经济活力,导致劳动者失业,收入来源减少,这样对消费者带来的伤害更大。(本文源自上观新闻网,作者:廖勤,编辑:杨立群。)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